美国跨过5G搞6G,这是要逆袭的节奏?

新量子科技

全网热点,第一时间送达!


当“美国”和“6G”两个词语一起出现时,再次引发了极大的关注。


这几天,有外媒报道,美国有意加大在6G无线通信领域的投资,以“跨越式发展”超过中国华为在5G领域的优势。


从去年开始,美国就在6G领域动作不断,并且高调地释放各种信息。


谭主做了一下梳理,常常和6G概念一起出现,曝光率最高的就是“超越”“跨越”“领导”等词语。


当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5G应用布局还在起步阶段时,美国似乎准备开启6G时代了,美国在急什么

 

此前,中兴通讯前高管汪涛去美国考察的时候发现:

“在通信基础设备领域,已经几乎没有美国人了。”

 

虽然基站等基础设备对通信行业极为重要,但平均利润并不高。

 

就拿通信设备制造业的四大巨头华为、中兴、爱立信和诺基亚为例。

 

根据财报披露,2019年,华为的利润率居四巨头之首,但也只有7.3%,第二的中兴5.7%,而后两位的爱立信和诺基亚,利润率分别只有可怜的0.05%和0.81%。

 

华为、中兴是中国的,爱立信是瑞典的,诺基亚是芬兰的,这些巨头难见美国身影。

 

但20年前可不是这样,曾经的美国星光闪耀

 

第一台真正意义上的手机就由摩托罗拉发明,朗讯也曾是世界首屈一指的设备制造商,1G、2G、3G的通信设备,美国也曾引领世界潮流。

 

但随着朗讯的破产,摩托罗拉、高通等公司也纷纷放弃通信基础设备制造业务。

 

美国人跑哪去了?

 

他们都去通信行业利润最高的环节了。

 

比如上游的半导体材料、芯片产业,盘踞着英特尔、高通等美国半导体巨头,它们的利润率都在两位数以上。

 

挑肥拣瘦的结果开始显现。

 

德勤的研究发现,自2015年以来,中国在同一时间范围内建立了35万个新的基站,而美国却只建立了不到3万个。




原因很简单,美国的5G基础设施大多由私人企业承建,他们对于股东权益和投入产出比异常看重。

 

中国信息化百人会成员、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院长朱岩算了笔账,4G到5G,从运营商的角度来说,成本增加是非常明显的。

 

“一方面是基站的投入”。如果美国5G也像中国一样投资数百万个基站,那成本就是数以千亿美元计。

 

这笔巨款由谁来投?是个问题

 

成本增加十倍,但用户人均消费很难有同幅度增长。而且从全球的运营商发展的趋势来看,套餐价格下降反倒是趋势,这将进一步对利润形成挤压。

 

讲了那么多,其实都是想说,投资通信基础设施是个吃力不讨好的苦活儿。

 

投入成本高,短期产出却不明显。

 

这种情况之下,美国的大多数运营商选择观望。


美国所面临的窘境,其实还有个熟悉的名词描述:

  •  “产业空心化”


美国将通信产业链内利润相对并不高的网络通信基础设备制造业甩给国外,将利润高的芯片设计和生产、移动终端设备制造等行业留给自己,看起来占了不小的便宜。


但当美国想实现跨越式发展的时候,这却变成了劣势

 

光有研发,而缺乏制造相应基础设备的厂商,这种“头重脚轻”的情况,容易导致美国丧失对前沿技术落地可行性的判断能力;现在又关起门发展尚未被验证过的新技术,走错路也是大概率事件。


可以说美国资本替美国选择了一条“捷径”,这条“捷径”通向的是更高的投资回报率,但是对于新技术的应用来说也许是歧途


眼看着5G的发展面临着许多现实问题,有的甚至很难在短时间内解决,焦虑正在美国政治和科技精英群体中弥漫

 

丹·马哈菲是美国总统府和国会研究中心的政策总监。他近期写了一篇文章,在文中多次承认,中国已经在5G技术方面超越美国,而拥有5G的国家将拥有许多创新,并能为世界其他地区设定标准……


这些国家目前不太可能包括美国


谷歌前首席执行官,国防创新委员会主席埃里克·施密特也在今年早些时候表示,美国在5G方面远远落后于中国,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美国管理频谱的方式。 

 

施密特在6月份的国防一号技术峰会上公开表示:


“就5G而言,很明显,我们丢了球。”


今年年初,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不甘心地说:“这是美国历史上,首次没有引领下一个技术时代。”




在科技领域做惯了霸主的美国,难以忍气吞声跟在别人身后追赶。


既然在现有的发展道路上落后了,那就另辟新跑道,在其他对手还没到场的时候,就可以暂时用“绝对领先”来欺骗自己。

 

跨越5G,美国就能在6G上领先么?

 

中国信息经济学会副理事长吕廷杰通过分析1G到5G的发展历史指出,美国跨过5G,想要直接发展6G的行为并不符合以往通信技术发展的客观规律:

通信技术发展的奇数代,例如1G、3G时代,都是颠覆性的。
 
1G时代,‘大哥大’的出现创造了全新的移动电话市场;3G时代手机开始上网,连接人和计算机服务器;那么5G时代是连接万物,都是开创性的。
 
而偶数代,是对奇数代技术进行优化和完善,解决痛点和问题。2G、4G时代,手机变得更小巧、实现了降价提速,通信质量也有很大提升。
 
同样的,5G发展起来,才能发现要解决的痛点和完善的问题。


中国工程院的邬贺铨院士也持有同样观点。

 

违背客观规律做事的结果,常常是顾此失彼

 

发展路线与世界不同,有两种情况。

 

一种叫一马当先,这是以前的美国;还有一种叫自我孤立。

 

这会是未来的美国吗?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或者屏蔽处理!